​塞浦路斯:爱神诞生地

​塞浦路斯:爱神诞生地

2018年1月9日 4条评论 1243次阅读 152人点赞

塞浦路斯

​塞浦路斯传统渔船

 

5天,2个人,1台车。

 

三年前的圣诞节和新年假期,我在塞浦路斯。旅行的初衷很简单,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来躲避英国的寒冷冬天;因为刚刚跳槽进了新公司,能立马使用的年假有限,所以选择了远近适中的塞浦路斯,晒个太阳喝点小酒,顺便看一看爱神诞生的地方。

 

帕佛斯

帕佛斯海岸

 

塞浦路斯是地中海的第三大岛屿(仅次于西西里岛和撒丁岛),迄今有一万多年的历史了。因为地处东西方文明交汇处,所以塞浦路斯被占领的历史,绝对是历史大舞台上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最好的注解:埃及、腓尼基、波斯、罗马、拜占庭、十字军、威尼斯王国、土耳其,还有大英帝国,轮流坐庄。时至今日,无论是在建筑、民俗、饮食、语言还是人们的意识形态,都能看到不同的文化带来的印记。

 

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

塞浦路斯古地图与分裂的地图

 

当那些盛极一时的帝国一一变成过往,希腊人和土耳其人在这片土地上近乎千年的纠结就彰显出来了,明目地甚至有点刺眼。早在3000多年前,希腊人就来到了这个岛屿,土耳其人则是在1571年随着苏丹萨利姆二世的西征才登陆。不同的民族宗教信仰,各方利益冲突,让矛盾日益发酵,愈演愈烈,最终转变成武力纷争。1964年,当时的英国和平部队(现在的联合国维和部队 )的少将指挥官彼得·杨用绿色的铅笔,在首都尼科西亚的城市地图上画了一条停火线。1974年,这条线向东西延伸了180公里,横贯整岛,由此变成了联合国缓冲地带;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,塞浦路斯岛上的土耳其后裔宣布独立建国(北塞浦路斯和南部的希腊裔政权都以尼科西亚作为首都),控制了绿线以北大约37%面积的领土,但是全世界只有土耳其承认北塞浦路斯的政权。此后两个政权划疆而治,宗教信仰和文化上的差异(北部信奉伊斯兰教,南部是希腊东正教)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,使得南北塞浦路斯的发展大相径庭。

 

经过了近三十年的过境禁令,土族塞浦路斯政权终于在2003年,放宽了分界线上的出入境限制,允许希族赛人在尼科西亚老城墙外的指定地点过境,普通游客持有有效的护照,也可以出入北尼科西亚。

 

不到5个小时的飞行,两个小时的时差,途径一片爱琴海,终于来到了第一站,帕佛斯。而几个小时之前,我还在新公司充分发挥一个新入职人员的主观能动性,工作到最后时刻,整个楼层我是最后一个进电梯下楼的。当天是圣诞前夜,好多饭店都打烊回家过节去了。我们在仅有的几个晚餐选项里,挑了一家特色烤肉店。也许是饿极,从第一口烤肉就感觉这家店的秘制烧烤酱确实不是吹的,浓烈里有着些许的清香,是不是和塞浦路斯人热情而又保守的性格很相象?点了一瓶南非产的2013年的长相思配烤鸡翅,这是不走寻常路的开始啊。

 

帕佛斯

帕佛斯城堡

 

第二天一早,温暖又透彻的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里钻进来,我都舍不得睡个懒觉,生怕辜负了艳阳天。开车直奔下帕佛斯的海港。帕佛斯实际上两个城镇组合而成的:上帕佛斯(Upper Pafos,当地人也称之为老城Old Town或者Ktima)和下帕佛斯(Lower Pafos,也叫作Kato Pafos)。老城并不是双城中最老的,相反下帕佛斯随处都是精美的罗马遗迹和游客观光的主要景区;在拜占庭时代,由于阿拉伯人经常骚扰,帕佛斯人才把城镇转移到了稍微远离海岸线,地势较高的上帕佛斯。下帕佛斯在古时是整个塞浦路斯的都城,从1962年就是不间断地发掘出来的历史遗迹,已经能回溯到两千多年前了,所以现在整个城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出来的世界文化遗产。

 

帕佛斯

帕佛斯海港

 

论景色,如果说帕佛斯的海港排在第二,那么整个塞浦路斯恐怕找不出第一了。密布的各色游艇和渔船,一起停泊在中世纪建造的石头城堡旁的港湾,新与旧,奢华和朴素,竟然共存的无比融洽。四方形的鲁西格南城堡,早就被入侵的土耳其人重新修建了一番,如今已是一个博物馆。城堡上的平顶露台,是观赏海港和旧城的绝佳地点。城堡周围尽是保存了精美马赛克的古罗马遗迹。遗憾的是,惦念许久的酒神之屋遗迹(House of Dionysos,没错就是红透时尚圈的Gucci酒神包的酒神),因为圣诞节闭馆了。我只好前往下一个计划中的景点,上帕佛斯的凯伊亚奇圣庙(Agia Kyriaki)。

 

帕佛斯

凯伊亚奇圣庙

 

现存的凯伊亚奇圣庙是12世纪建造的石质教堂,后来又增建了一个小钟楼和拱顶。实际上圣庙是建在更早时候的基督教拜占庭式大教堂的废墟上,这个大教堂有七个过道,曾经是塞浦路斯最大的教堂。阿拉伯人的入侵,摧毁了过往的教堂,如今只有残存的只有公元四世纪时期的极富宗教色彩的马赛克,无声地诉说着过往的繁华。走向圣庙的路,是用木头架起来的步道,步道下面尽是考古学的遗迹发现。望着残缺不全却又错落有致的石柱,我不得不感叹,尽管岁月无情,但只要存在过,就总是会留下印记。时至今日,圣庙仍然是当地天主教徒和英国国教徒共同朝拜的教堂。

 

帕佛斯

圣诞期间的帕佛斯市政厅

 

匆匆的帕佛斯之行结束了,半环岛的行程开始了。在塞浦路斯自驾开车,对于一个从右方向驾驶的岛国人来说,那是相当的666。公路网路四通八达,各个城市之间都有高速公路连接,而且标识极为清晰规范。或许是圣诞假期的原因,高速路上的车极少,使得专注开车的大脑能有片刻的时间来欣赏路上的风光。从帕佛斯开始沿着曲折的海岸线公路,一路向东,一边是深深浅浅的绿色着绵延的山丘,时而出现的小小的村落,石头垒砌的房子,仿佛熟睡了千百年,让人不忍心叨扰;一边则是像揉碎了无数绿松石的海水,随着地中海的微风,轻轻柔柔地拍打着岸边白色的岩石,最简单的色彩,融入在了最美的画面。

 

维纳斯

爱神诞生地

 

傍晚时分,我终于把车开到了传说中爱神的诞生地——The Rock of Aphrodite。阿弗洛狄忒(Aphrodite)是古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(在罗马神话里,她的名字叫做维纳斯),人们更为熟知的形象是那座著名的《米洛斯的维纳斯》,也就是断臂女神,虽然具体的作者语焉不详,但是与《蒙娜丽莎》,《胜利女神》并称为巴黎卢浮宫的三大镇馆之宝。相传爱神就是在这片清澈的蓝色海水里诞生,随后坐在海豚背着的贝壳上上岸,从此附近的一个村庄变成了她的家。

 

维纳斯

波提切利的名作《维纳斯的诞生》

 

维纳斯

阿弗洛狄忒岩

 

假如石头也能说话,那么这个巨大的石灰岩会告诉我们,从古至今它见证了多少爱恨情仇。情窦初开的小情侣,共渡难关的中年夫妇,都乐此不疲地用卵石和贝壳拼成大同小异的心形,说不清到底是仪式感还是形式感。夕阳之下,落日的余晖赋予了爱神之石新的色彩,面向眼前一望无际的地中海,不由得通晓了“珍惜眼前人”的意义,心里满满地都是对记忆碎片的回眸和白驹过隙的怀念。现在想起,当时应该自动脑补酷玩乐队的《Everglow》(当然了,这首歌发行在我到此一游的一年以后了)。

 

维纳斯

情侣们留下的爱心

 

走回停车场的路上,我还发现了系在沿途树枝上的各色手绢和布条,之后的行程中询问了当地人,这是塞浦路斯妇女求子的信物,看来爱神还扮演着类似中国的送子娘娘的角色。

 

维纳斯

远眺爱神诞生地

评论列表

  1. %e6%b8%85%e9%a3%8e%e6%98%8e%e6%9c%88 清风明月说道:

    沒想到塞浦路斯这么美,没去过!还真应该去游览一下!文章写的生动真切,富有感染力!

  2. %e9%97%b2%e5%ba%ad%e4%bf%a1%e6%ad%a5 闲庭信步说道:

    图文并茂,拓视野,长知识!

  3. %e7%9c%8b%e4%ba%8b%e8%af%b4%e7%90%86 看事说理说道:

    相当年,少小立志海外求学;
    而如今,学业有成西方归来。
    续香火得家丁一双,全族老幼欣喜若狂。偶获公婆许赞窃喜不止!
    适逢盛世创业潮,小试牛刀办“海国游志”;
    偶忆流学历程些许趣事,敲击键盘以记之,分予

  4. %e6%b2%99%e4%b8%98 沙丘说道:

    我只是来点赞的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weixin 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