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纳卡:以信仰之名

拉纳卡:以信仰之名

2018年2月1日 3条评论 860次阅读 141人点赞

拉纳卡

 

到达拉纳卡,已经是下午时分。心中打算好要沿着滨海大道走一走,便把车停在了最北边的老渔村停车场。拉纳卡的滨海大道在90年代的时候进行过一次大整修成为现在看到的南北长800米的平整的步行大道,沿途有数不清的希腊风情咖啡馆,餐厅和酒吧。时间仿佛都慢了下来,南欧式的慵懒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。三三两两的街边摊,小贩们卖力地兜售烤栗子,棉花糖和彩色气球则是节日最好的气氛装饰,而我则意外地发现了烤玉米。原来塞浦路斯人和我有同样的爱好,以至于后来的几天行程,每天至少消灭一根颗粒饱满,香气四溢的烤玉米。

 

从左上:威尼斯狮子,市政广场芝诺雕像,城堡旁拉纳卡清真寺

 

15分钟和一杯塞浦路斯咖啡之后,我们拐进了著名的地标建筑-圣拉扎鲁斯教堂(Agios Lazaros Church)。这个教堂的建造,可以追溯回10世纪(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时期),最初是为了供奉圣人拉扎鲁斯的遗骨。历经时代变迁,现在存世的结构,融合了奥斯曼土耳其风格,罗马天主教以及希腊东正教的建筑特色。走进教堂,豁然出现在眼前的是四个巨大的砖石柱子,支撑着屋顶以及三个有着优美线条的小拱顶。最精美绝伦的是有300多年历史的讲坛,洛可可式的浮夸,和教堂的朴素外表,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

 

圣拉扎鲁斯教堂

 

行程的下一站是哈拉苏丹清真寺(Hala Sultan Tekke)。在盐湖边上,一道砖墙,一座宁谧的院子,遮挡不住它曾经的芳华。这是穆斯林心目中的第四大圣地,仅排在在麦加,麦地那,耶路撒冷之后。因为身处东正教统领的南塞浦路斯,所以鲜有穆斯林前来觐见。没有巍峨高耸的宣礼塔,没有金碧辉煌的奢华装饰,更没有过江之鲫的朝圣者,这里便是先知穆罕穆德姑母乌姆·哈拉姆的长眠之地。从公元640年开始,日益强大的阿拉伯帝国西征,乌姆·哈拉姆也随军同行,不幸的是她从驴子上跌下,跌断脖子,不治而亡。帝国的军队为了安葬她,就地建造了以其命名的清真寺。公元647年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,如今在层层叠叠的海枣树和柏树掩映下的清真寺,已是几经后世改建的,孤独矗立在拉纳卡的盐湖畔,宛如一个小小的绿洲。地域的限制,政见的分离,却阻挡不住信仰的力量。也许真的有虔诚的信徒,把这里作为心中最后到达的圣土,几经辗转,却不能得偿所愿,只能遥想,暗自神伤。

 

拉纳卡

哈拉苏丹清真寺

 

深受古希腊文化影响的塞浦路斯,怎能没有自己的哲学家?著名的思想家芝诺(Zeno of Citium),就于公元前334年,诞生在拉纳卡。20岁左右的芝诺,来到雅典潜心研究哲学,他经常在雅典集会广场的画廊(古希腊语Stoa Poikale)聚众讲学,所以创建的流派也因此而得名。芝诺的哲学包含了逻辑学,认识论,物理学和伦理学。 斯多葛派认为,理性和治理欲望的生活是最高的美德,也是幸福的源泉。芝诺朴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,给后来的古希腊和罗马时代的哲学以及伦理学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。

 

芝诺

 

评论列表

  1. %e8%b6%85%e7%94%b7 超男说道:

    已经看了2遍了,写的游记太棒了。赞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weixin app